摄政王的医品狂妃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堕崖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堕崖

小说: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作者:六月

    第八十五章 堕崖

    他着人开始布防,且调动重兵过来。

    慕容壮壮走出来,擦了一下眼泪问道:“调动重兵过来,不是此地无银吗?”

    “阿桀的伤势,他们心中有数,宁可他知道,不能让他们证实然后公布天下。”安亲王目视前方,自从不管朝政以来,所有人都以为他废了,但是,无人可以染指他慕容家的江山,他身体里,还流着帝王家的血。

    慕容壮壮问道:“要不要去请皇祖母?”

    安亲王想了一下,缓缓地摇头,“不,暂时不要惊动她老人家,且如今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,本王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安亲王想说他心里还残留一份希望,那一份希望就是子安在大将军府争分夺秒的施针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子安这样做是有后着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只是他的猜想,如果子安没有后着,那倒之后还叫小姑姑失望了。

    慕容壮壮伤心之下,也十分疑惑,‘太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以前虽说我也感觉到她对皇太后的不满,但是,这种不满从不表现出来,而且,在这后宫之中,她算是计策深远的人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?再说,她还宣扬了此事出去,这会危及到朝政的,她不可能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这点,也是让安亲王十分不明白的,虽然说陶德有可能是被安插在她身边的,也为她做过厌胜之术,但是,按照她以往谨慎的做法,不可能对一个人如此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并且,她甚至在阿桀最后关头,竟让陶德布什么阵法,这简直是荒谬至极的做法。

    纵观她所有的做法,只用两个字可以囊括,那就是愚蠢。

    但是,令贵太妃不是愚蠢的人,相反,她聪明得很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疑惑堆在心头,安亲王觉得,那个道德观,应该好好查一下,还有,也该从贵太妃身边的人入手,问问贵太妃最近的异常举动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他便对壮壮道:“小姑姑,你想个妃子,接触一下太妃身边近身伺候的人,问问贵太妃这些日子有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壮壮扬起狐疑的眸子,“你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去问,之后我们再讨论!”安亲王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壮壮点头,又想起慕容桀的死,一阵悲伤涌上心头,又禁不住的落泪。

    带着子安的马车速度飞快地出了城,往城外飞天山而去。

    飞天山名字很好听,若不知道的还以为曾有哪位神仙在这里修炼过,但是知道内情的人,却知道飞天山的半山,有一个乱葬岗。

    附近的人都不会去飞天山,因为哪里终年不见阳光,阴气很重,哪怕一路走来,都是阳光满途,但是一旦上到乱葬岗,所有的阳光都会隐退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山下,那两名侍卫便把子安拖下来。

    山下阳光很充足,日头毒辣地烤着,子安虽被捆绑,但是仍旧可以以两指的摩擦转动夺魄环的充电按钮。

    山路崎岖,子安装作还晕着,死活不肯用力,所以她几乎是被半拖着上去的。

    她仔细留意附近的地形,山上密林很多,这意味着一旦上了山太阳光便照射不到,就算有零星的太阳,但是太阳辐射不够,夺魄环也没办法吸收太多的能量,所以虽然这样被拖着很辛苦,但是她希望能拖久一点。

    她只能寄望夺魄环,因为,她的体力严重不支,两天不曾吃过东西,加上之前失调,服用红花,受伤中毒,几乎把她的体力都透支完毕了。

    她也看了一下捆绑自己的绳索,是麻绳,这种麻绳韧度很高,暂时她也没办法打开。

    在特工组八年,这不是她最凶险的一次,但是,却是最无力的一次。

    她希望萧拓能看到她留下的绣花鞋,但是能否追踪到这里来,就看萧拓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两人拖着子安上到乱葬岗,便把子安丢下。

    大白天,这里阳光一点都没有,阴风阵阵,鸦鸣处处,说不出的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听到拔剑的声音,子安知道再不能装晕了,她挣扎一下站起来,退后一步,故作惊恐地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,一胖一瘦,面相不是穷凶极恶,但是,也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对不住了,太妃要你的命,你也休要怨怪任何人,只怨你命不好。”瘦子侍卫拿着剑,朝她走过来,这也是刚才打晕她的人。

    子安一步步退后,希望夺魄环的能量足够让她打开反绑在身后双手的绳索。

    “两位侍卫大哥,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太妃怎么可能要杀我?我可是王爷的未婚妻。”子安拖延着时间,不断地把夺魄环调整到合适的位置。

    绳索在手腕,夺魄环在手指,要夺魄环对准手腕的绳索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胖子侍卫冷笑一声,“未婚妻?若真有这个福气,你也不会落得如斯田地了,你就认命吧,乖乖地把眼睛闭起来,我们兄弟答应你,让你好去,不受太大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子安一步步退,一直推到山崖边上,她往后看了一下,底下是悬崖,但是,峭壁上有几处稍稍突出的平坦,如果掌握得好,落在平地上,就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如果解不开绳索,她只有跳下去,不跳,必死无疑,跳,还能换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瘦子侍卫见她一直退后,提醒她,“你再退后,就要掉下去了,死在我们手中,至少能少受点苦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跟着太妃多年,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,更知道夏子安也不是什么该死之人,只是命令在身,不可不为,只能是叫她死得痛快一些。

    子安扣下夺魄环,但是,夺魄环电力不足,无法射穿绳索,只能是射穿大部分,她毅然转身,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两名侍卫没想到她如此刚烈,竟宁可自尽也不死在他们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倒是可惜了这么一位姑娘!”瘦子侍卫轻声道。

    胖子侍卫把剑收起来,走到悬崖边上看了一下,“底下有平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她能跳到平地去吗?一个弱女子,又被捆绑着手,若真的跳到平地处,我们也看得到。”

    胖子侍卫想了想,“也是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府那边,历经着一场混乱。

    太子得知了慕容桀受伤的消息,前来探望,但是安亲王以慕容桀伤重不见任何人为由,把太子拒之门外。 ♂多♂看♂小♂说♂吧* ♂m.d♂u♂o♂k♂a♂n♂8.c♂o♂m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