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政王的医品狂妃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故意挑衅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故意挑衅

小说: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作者:六月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章 故意挑衅

    太子见祁王爷已经走了,也不再做戏,淡淡地道:“没错,本宫去探望皇叔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带着一千人潜伏在王府四周,却说去探望本王?”慕容桀侧头,轻声说不出的轻柔,但是,听在众人的耳中,却像是利剑一般的惊悚。

    太子哼了一声道:“没错,本宫是带人去保护皇叔的,显然有人不领情,不让本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本王的调令,谁许你调动一千兵马?谁给你这个权力?”慕容桀一改和善,倏然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太子一滞,随即站起来怒道:“不就是一千兵马吗?本宫是当朝太子,调动一千人还得要你摄政王准许?”

    慕容桀厉声喝道:“兵部尚书何在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急忙出列,“臣在!”

    “告诉太子,私自调动兵马超过一千人,作何处分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回答说:“回王爷的话,若无兵部调令或王爷手谕,亦无兵符,擅自调动兵马超过一千者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太子勃然大怒,“本宫是当朝太子,你竟敢杀本宫?”

    慕容桀冷冷地道:“没有兵部调令,没有本王的手谕,也没有兵符在手,你如何调动兵马?本王很想知道,或许在座的武将,可以出来解释一下,这一次太子调动的兵马是在哪个军营,哪位将军统御?”

    大家听到这里,便明白慕容桀为何揪住那一千兵马不放,他是要断梁太傅的一臂,杀他一员大将。

    梁太傅出列,面无表情地道:“王爷,这一次太子调动兵马,是为保王爷安危,可以特殊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军令如山,你跟本王说特殊处理?太傅是不是需要回去数读我大周律法?”慕容桀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太傅抬起头,看着慕容桀道:“王爷,大周律例关于兵马调动有一条,若有特殊情况,可由统军将领根据实际情况,进行小规模的兵马调动,这个小规模在五千人以下,当时情况危急,王爷遭遇刺客,又生死未卜,太子担心王爷安危,遂把这个情况告知了白将军,白将军根据情况做出判断,出动兵马到王府,以保卫王府为目的,没有触犯军法,更没有触犯律法,顶多只是判断失误,杖打五十军棍,或降职查办。”

    慕容桀再问兵部尚书,“若是按照太傅所说,是否可以调动兵马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回答说:“回王爷的话,若按照太傅所言,情况危急,可马上向兵部申请调兵令,本部会马上开出且派人与太子一同前往军营,但是,兵部没有接到太子的申请。”

    萧拓淡淡地道:“一千人,可从宫中御林军调动,为何一定要调动兵马?”

    慕容桀冷冷地道:“如此说来,太傅所说的特殊情况,没有存在,白烨属于擅自调动一千兵马,是吗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毫不犹豫地道:“回王爷的话,没错,白烨将军没有到兵部申请,且在出兵之后,没有到兵部报备,属于私自调动兵马,按照军法,该处死。”

    慕容桀抬起头,“苏青!”

    “在!”苏青出列,拱手道。

    慕容桀威严地道:“持本王手谕,把白烨拿下,当场斩杀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梁太傅脸色铁青,“慢着!”

    他一步上前,逼视着慕容桀,脸上的肌肉抖动,怒火在眼底蔓延,“王爷,律法固然重要,但是白将军调动兵马是为了保护王爷,虽有过但其忠心可嘉,若王爷坚持斩杀赤胆忠心的将军,则会寒了将士的心,于我大周有弊无益,相信若皇上此刻在这里,也不会赞成王爷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皇后也道:“对,王爷,这白将军也是为了王爷的安危着想,王爷就算不心存感激也不该秋后算账。”

    梁太傅看向夏丞相,示意他出言相助。

    夏丞相岂会不知道慕容桀的心思?他是有心要杀白烨,震慑有心投靠梁太傅的武将,这白将军往日就骄傲跋扈,仗着立下丁点军功便对其他文官颐指气使,朝中许多人早看他不顺眼,奈何他投靠了梁太傅,有梁太傅这个靠山,所以许多人都只是敢怒不敢言,若自己出面求情,必定引发朝中同僚的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与梁太傅只能站在同一阵线,尤其到了这一刻,更是骑虎难下,所以,他只得出列道:“王爷,臣认为白将军擅自调动兵马,罪无可赦,念在其是初犯且确实忠心可嘉,求王爷留他一命,杖打五十军棍以作惩处。”

    夏丞相得太傅暗示出声相助,自然太子党的人便纷纷跪下求情。

    慕容桀瞧着这黑压压的人头,冷笑一声,“真好,听闻你们先是跪在了皇太后的殿前,求皇太后主政,如今又跪在本王的面前为一个犯了军法的将军求情,御书房和中书省的奏章,一本未动,堆积如山,看看我们大周的官员,心眼都钻到了争权逐利上去了,可还有半点心思为国家为百姓办事?大周有你们这群臣子,迟早亡国。”

    太子闻言,冷冷地道:“皇叔慎言,身为摄政王,说出诅咒国运的话来,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身份这两个字?你记得你的身份吗?尊重过你的身份吗?”慕容桀陡然厉声怒斥,“身为一朝太子,身负你父皇与百姓的重望,每日正事不做,任由馋臣撺掇挑唆,但凡你有一点长进,今日这监国之位都不是本王,你再这样下去,看你的太子之位能坐到几时。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,不要以为你是本宫的皇叔便可以倚老卖老,你要呵斥本宫你还不够资格,连母后都没说本宫,你凭什么指责本宫?父皇只是命你监国,不是让你压制本宫,你若不想做这监国主政之人,便趁早去了,也省得占着茅坑不拉屎。”

    太子气急之下,说话竟也不顾分寸了,此言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,身为太子说出这样粗鄙的话,且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可真是有失身份。

    皇后本欲拉他,但是又觉得慕容桀太过分,便任由太子发泄一顿,且看慕容桀敢怎么样。

    太傅也得意洋洋地看着慕容桀,没错,他只是监国的摄政王,可太子始终是继位人选,日后登基的皇帝,慕容桀对太子出言不逊,且又诅咒国运,太子仗义执言,虽说粗鄙一些,可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而且,他若真敢对太子怎么样,不是恰巧证明了其司马昭之心吗? ♂多♂看♂小♂说♂吧* ♂m.d♂u♂o♂k♂a♂n♂8.c♂o♂m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